流烟曲水

一个人舍生忘死,在其生前身后,徒劳所得的,又能有什么呢?
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后世的王公贵族想起来,便拿出来编排两个闲来无事的典故,或还要故意贬斥几句,以显示自己见识广博、与众不同。
市井百姓想起来,则多半喜欢编一些捕风捉影的轶事绯闻,将他在仓皇一生中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红袖编排在一起,私奔个百八十次,艳福都在死后。
—————《杀破狼》

山坡羊

平行时空(不负责任之片段)
清明时,和长辈们去给太太(曾外祖母)上坟。烧完纸磕过头,趁更小一辈给太太打招呼时,我便四下溜达,也算见见太太的邻居。
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嘛。
一块块墓碑上的墓主名字和生平看下来,不知不觉,就差点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我定住脚,四下看了一看,实在忍不住有点惊讶:我已经走到了墓园深处,几乎找不到来时的路。我心里有点着慌,本来后脚跟一转,已然要走,却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墓碑。
这回是真的吓了一大跳。
眼前这块墓碑上,居然没有字。
就是说这块墓碑上,既没有墓主的姓名,也没有生卒年份,总之,一点儿关于死者的信息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能让人明确将这座有主的坟和空墓辨别开来的,是这款墓碑上贴着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年轻人,看起来大概二十岁出头,可能年纪还要大一点,但是他近乎无忧无虑的神色和天真无邪的气质,令他看起来年龄宛如一个谜。天真无邪,我在此之前,一直以为只能用来形容孩童,成年人最多只能算是大龄儿童幼稚无知。但是这个人不一样。我很难形容,多年高等教育大概迷失在了人生道路上,我久久凝神,绞尽脑汁找出了一个同义词:赤子之心。
他真好看啊。不是纯男性的阳刚英俊,也不是娘娘腔的奶油小生, 像是古时候的书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意气风发和温文尔雅,眉目宛然水墨山河,俊秀十分。他似乎在看着镜头外的谁,笑容温和内敛,眼神明亮柔和,令人一见舒心。
仅仅一张照片,我竟看住了,心中为这未曾谋面之人而悲伤惋惜起来。难以想象他生前风采,也平生无缘一会,是件多么遗憾的事啊。而在这张照片外,被他这样凝视的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更有甚者,如今,他埋骨地下,生前心系的人,不知道又在哪里,是否余悲,还是已歌?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不欲停留,转身要走。
大约是因为我之前想的太入神,竟然完全没有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竟站了一个男人,不言不语,不行不动,像块木头,又像个石头,直愣愣地戳在那里。
那一刻,我的心真是差点蹦出胸腔。缓过了气,我情绪稍微平复,才发现这男人自始至终,眼光都没有从照片上挪开。
……太入神了。
我所有想要抱怨的,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这个人……好奇怪……
后来我想,他的外表应该相当出众,有一种不同凡俗的气度,想来也不是常人吧。但当时,我没有任何关于这些的想法。因为,他的情绪太明显了。不是歇斯底里的悲恸,但是那种因为一个人的离去,而和整个世界的联系被割断的神色,太具有感染力了,也太怪异了,简直……宛若非人。
真的,他身上有一种游离于世外的气质,咄咄逼人地发散出“我与世界、世界与我都没有干系”的讯息,简直是……简直是……坟中人站在自己墓前!
虽然事后想想,可能过世的人与他感情好到如同一人,但是当场,我全身战栗,选择了拔腿就跑。
而当我连滚带爬地冲回了太太的坟前时,把我的家人都吓了一大跳。母亲斥责我,怎么在先人前还冒冒失失的,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对此只是点头摇头,倒也把她吓着了,以为话说重了,又连忙一顿安抚。
那一刻,像是重返人间。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墓园深处,找到了那个特殊的坟墓。
这一次,墓碑上,有两个人,两张照。
多出来的照片上,眉清目秀的小哥,神色安详沉静,目光所及,便是世界。


附:
山坡羊.瓶邪
春红残败,眉锁不开,只怨无人梦里来。燕归故人去,不回还。伤心人是多情人。他年归来见青山。乐,别时非永别;苦,坟前是人前。

说个我觉得最好笑的事

世上有比我妈更可怕的存在。

王盟日志1

这年头,干什么不是为了混口饭吃。我活着几十年,才发现,但凡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去做什么的人,十有八九,都活得不大开心。
我不是说他们活得不好。
但活得好,和活得有兴头有滋味,是两码事。世俗的富贵,和内心的快乐,其实很多时候是不搭嘎的。
举个例子,我的老板,吴邪。
出身良好,年纪轻轻接手了来自父辈的基业,既有外表也有内在,想上天揽月不能够,但杭州这一亩三分地里,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能叫活得不好吗?
可他就是不开心、不高兴。
什么叫不开心、不高兴?
这和难过不一样,不是痛苦,不是哀愁,就是没什么事、没什么人、没什么东西,能过你的心坎;就是不能让你的表情由激素分泌接手,总是大脑控制面部肌肉;就是你没有什么不快乐的事,可你没办法高兴,连到心里那根开心的弦早“嘎嘣”一声断了;就是从此花开鸟鸣、柳青湖湛、春风秋月全部与你无关,世上一切美好,都不再具有取悦你的价值。
连路上乞丐吃个肉包都能在那一刻神色满足,可我的老板,山珍海味、豪宅锦被,也无法令他感到愉悦。虽然他也不怎么吃山珍海味,也不怎么睡豪宅锦被,他老人家把二三十岁活出了七老八十的滋味。
那叫一个心如止水。
所以有时,我会有点可怜他。
在很深很深的心底,悄然无声地怜悯。
当然,我的薪水总是让我收回这无用的、廉价的、不为人知的多余感情。
但下一次,这点情绪又会悄么声地冒出来,在我心头吵吵嚷嚷。我也拿这没办法。可能是因为我是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的吧。
是的,我非常清楚。
我跟老板也有不少年了,我的青春与他同步,我眼睁睁看着他从天真正直的年轻人,一点点蜕变成为一个手腕老辣干练、喜怒不形于色的“三爷”。他的翅膀上已经不再潮湿软弱,但他心头热血未凉,仍在活泼泼流动着,倒映出那一池来自长白山的静谧目光。
那个久别的人,一直不曾离去。
老板说他是个“职业失踪人员”,“生活能力九级伤残者”,“闷油瓶”,是个沉默的传奇。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有他在就会很可靠。是个十项全能式的人物。
我不知道老板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他也渐渐向这靠拢,变成了这幅模样一一经常一声招呼不打就天南地北地去闯,生或死没个交代,但做起事来刚柔并济,活着就是一些人的依靠。他也要取代三爷成为一个传奇人物了。
但我想,无论老板自己清不清楚这一点,他都不会在意,死生悟透,闲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比心生贺【二人世界】

让陆果来说,腻歪这个词有三个层次,五种境界,如果要具现化,那她双亲就是活的模板。

更确切地说,是她爸爸,陆必行陆先生。这个以建学校为毕生梦想并贯彻落实的男人,虽然有时有点理想主义或是过于擅长脑补,但确实人如其名,“言必行”,并且甜得让人想比心。

起码大魔王林上将吃这套。

唉。

大人的世界,小宝贝不懂。

陆果叹了口气,开始考虑一下更严肃的问题:陆先生要过生日,送什么好呢?

静静弹了一下午琴的林然终于忍不住他的长嘘短叹,弹出几个音符以作回答。

送一个两人世界?

喂喂喂会不会说话啊臭哑巴?

问我想送什么?

我想摘颗星星……

送给永远富有好奇心的陆先生。


【双叶】骨中骨血中血

叶秋视角
失去身体的一部分是个什么滋味?一开始疼得撕心裂肺,渐渐地,伤口愈合、皮肉长好,除了失去的血肉长不回来,一切都仿佛过去,不再值得一提。麻木的神经也不会再尖叫着拉扯心脏和大脑,只有时阴雨天气,会有细微而绵密的痛苦在肌理中缓缓地爬。
叶修之于叶家如是,之于叶秋如是。
十年是多久?
是十次花灯如昼,三千好梦难留。

叶修是这个家庭中的禁词。叶家父母在长子离家出走后,将勿令次子重蹈复辄之心付诸行动。久而久之,叶秋回首,竟认不得过去那个叶秋了。镜中人西装革履,英俊斯文的皮囊是个社会精英模样,不再和谁相像。

不同旧我,不似故人。

幸或不幸,都已无足道哉。

叶秋不惯向他人倾吐心声,苦与乐,他宁愿在心中自己慢慢清数,也不愿祈求谁来与他分担一二。有时候,他恨不得人心里能装个百度云盘,好让他把珍重的桩桩件件放进去做个备份。人做什么,未必能凭心而行,但人想什么,总是能做自己的主的。

叶秋……太珍惜这点微不足道的自由了。

他交过几任女友,都以分手告终,理由往往是“性格不合”。叶秋在一双双明眸中看见的仍然不是自己,他的眼里只倒映着十五岁那年无边无际的月光,容不下一朵花开。

十年。

荣耀在那里,他便成了自己手足的外人。

哪怕叶修从不那样想,叶秋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谁也否定不了叶修对于荣耀的热爱。更何况,再亲近的兄弟姐妹在长大后总会渐行渐远,他又为何要痛苦呢?

做爹娘的各分了一半骨肉血脉,生养一个集二人之长短的小娃娃,看他嗷嗷待哺,看他长大成人;

做兄弟的天生有着一模一样的骨血皮肉,从母亲的胞宫里开始亲密无间,看彼此至亲骨肉,寸寸割裂联系,各自成家立业,此后不复当年。

这是天理伦常,世所应当。

不值得奇怪,也不应该反抗。

叶秋想着,按了按心口,不明白它为什么不与大脑同步,自顾自痛不可抑。

实在……莫名其妙。

叶修是个凡人,而叶秋是个庸人。叶修有七情六欲,旷然洒脱;叶秋执迷于声色皮囊,八苦难渡。

所以痴迷,所以难捱。爱恨贪嗔,因此生妄念。

平生寸寸是相思,生平念念是贪嗔。

你要高兴。

叶秋对自己说,所以,看着叶修夺冠的报道,他独身一人在房间中笑,笑得开心,笑得不由自主,笑得几乎落下了眼泪。

他加冕为王,荣耀满身;他拔剑四顾,富贵凌人。


祝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双叶生日贺文】礼物

叶修点了叼在齿间的烟。齿列间用了点力,在烟身上磨出了齿痕。他看了眼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不紧不慢地抽完了这支烟。
陈果从他面前经过,看他一眼。难得看你坐电脑前还不上线啊。
电脑开机呢。叶修又点了根烟,眼神淹没在袅袅烟雾中,像是光投过水中折射出物是人非的模样。
陈果在某一个瞬间,心咯噔了一下。叶修,你是不是瘦了?她问。
老板娘,你胖了。叶修诚恳的语调里依旧是份熟悉的、没心没肺的讨打味道。
陈果转身就走,觉得刚刚心跳,是脑子里进水阀坏掉的声音。
叶修又看了眼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
5月29日,叶秋的生日。
也是他的生日。
小时候的叶秋非常好哄,叶修曾在他俩的生日蛋糕上切下一块当作礼物来讨好被他惹急了的叶秋。叶秋眼眶红红,委屈巴巴的神色还没褪去,就原谅了他。
唉……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
他登入游戏,心想,孩子大了,不好哄了。

叶秋在文件落款处签名时,日期映入他的瞳孔中。
5月29日,“还有两天六一?”
“是的”,秘书小姐微笑,“您昨天已批过了儿童节活动策划。有什么问题吗叶总?”
“没。”
叶秋给予了清晰的否认,将处理好的文件递给秘书小姐,听她高跟鞋答答地离开办公室,瞳孔焦距散开,心神游回了小时候,想起了某个没心没肺的混蛋。
一点大时候就能干出切了块生日蛋糕当生日礼物哄他和好的无耻之事,果然是不要脸这种不治之症的资深患者!
可恶……好骗的自己真可气……
他收回思绪,集中精神开始工作,把一闪而过的想法压回脑海最深处。
一点都拒绝不了那家伙!
……无论是他的示好,还是道歉。

今年,打赢比赛,把奖牌带回去哄那个长大了的小鬼吧。

今年,只要他回来,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吧,该跟他说什么呢,欢迎回家,哥哥?






生日快乐,愿你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加冕成王,祝你们在彼此的心中万寿无疆。






PS:写“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时想到了大师兄o(*////▽////*)q一定是杰大的声音太洗脑~

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在猫耳FM杀破狼广播剧下面敲碗等粮,我竟没想到可以自割腿肉!在此安利一位太太@沅止 ,长顾车开得稳,肉炖得香,当真我辈楷模,精神榜样。
等我明儿考完试,后儿赶完六千字论文,我一定要向她学习!

顾十六生日当天,收到了来自朋友的、全职高手相关周边。
双喜临门!
确切的说,三喜,因为还有另一个朋友送的礼物也到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啦啦啦~

祝顾大帅生辰快乐o(*////▽////*)q

昨日何日?
灯火满长街,银河坠人间,家家和合团圆,正是佳节时分。

今夕何夕?
月若染流金,春风笑十里,世世刀盗无起,恰逢将军生辰。
纵隔书中光阴,生平缘吝一面,此方同道万千,亦贺君万寿无疆,喜乐平常;生前死后,来时归去,有人共君醉一场,地老天荒。

顾帅,以茶代酒,请!









附版本二:

祝大将军平生战无不胜


愿大将军今世老生常谈


望大将军霜雪不催不白头


祈大将军水波不兴眉不皱


贺大将军年年岁岁有人共杯酒


庆国祚绵长岁月稠


来生无忧也无愁


锦绣丛中,再牵谁手

脱非之后

当你利用现世召唤抽出生平第一个ssr时,你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当然,坚强如你决不是因为脱非而疑在梦中,真正令你目瞪口呆的是那个只有指头大小、从手机摄像头里掉下来的------茨木童子。
哦,对了,还有扑面而来的地狱鬼手。
你一定是玩了个假游戏,你在心里冷静地想到,然后你跪下来叫了声爸爸。动作流畅,给一个满分,不怕自己骄傲!
“我可以再抽出酒吞童子大人!”鬼手停住了。你发挥了最好的口才和最快的语速介绍了情况,茨木爸爸大发慈悲地暂时放过了你。
感谢挚友!友情地久天长!
你露出笑容,心里却流着长长的、长长的泪行,钱包也开始了漫漫的、漫漫的减肥……
氪金。
啊,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所以,时间等于生命等于金钱,金钱等于生命,这个逻辑很顺啊,你一边想着,一边在“吾之挚友……”的背景音里又打开了现世召唤。
杀气扑面而来。
“羽刃风暴!”
“地狱鬼手!”
小命保住了?
房间今在否?
你汪的一声哭成了死狗!
“大天狗大人!手下留情!我保证一定抽出妖狐!茨木童子大人,请万万再给我一个机会!”
在破破烂烂的房间里,你颤抖着手------打开了修罗场的大门。
鬼女红叶。
你汪的一声哭得诈尸。
垃圾游戏!
下一个来的在三秒内又被打回了游戏:食发鬼看起来很不受欢迎,你缩了缩脖子,感觉自己身上每一寸发肤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要是茨木爸爸、大狗子、红叶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你流着泪想。
萤草小妹妹的出现,让你获得了一线喘息,虽然她手持的那枝轻飘飘的莆公英轻描淡写的在你桌上碎了一个洞,但钱本是身外之物,何必放在心上呢?
你仿佛被自己高尚的情操感动了,心口似乎都不痛了呢!你坚强地点开了下一张。喜极而泣!
崽崽!
阿妈再也不嫌你是一秃子了!
没错,你的崽从来只“突”。多么让人伤感啊,面对你,他却“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而你还必须对他温柔微笑!
因为那只道貌岸然的大狗子已经抱起了崽,温言细语,你侬我侬!
呸!
你拒绝了狗粮并点开了下张!
带着肿成猪头的脸。
座敷童子正萌萌地看着你。
哪怕都是童子,座敷和酒吞之间插了一万个茨木好吗网易爸爸!鸦天狗和大天狗,那是一码事吗!
下一张!
酒吞大人!
氪金拯救世界,游戏果不欺我!
没等你欣喜地哭成一只活狗,就懵在了原地:啥?召唤出晴明?!
这要求也太难了点吧怎么可能做得到!
开什么玩笑啊网易爸爸救命!
你试图在酒葫芦、鬼手和枫叶中杀出一条血路,脚下一歪,竟跌出窗外!
你从梦中惊醒,长舒一口冷气。
同居人笑抚狗头,问你:为何梦中突然惊坐起?
你郑重回答:我非酋我骄傲!

向薄暮冰轮大大和网易爸爸致敬。
灵感来自舍友。
最近沉迷阴阳师不可自拔😭
然而是个非洲人。
听说码字可以脱非,所以我回来了。
祝各位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