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曲水

一个人舍生忘死,在其生前身后,徒劳所得的,又能有什么呢?
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后世的王公贵族想起来,便拿出来编排两个闲来无事的典故,或还要故意贬斥几句,以显示自己见识广博、与众不同。
市井百姓想起来,则多半喜欢编一些捕风捉影的轶事绯闻,将他在仓皇一生中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红袖编排在一起,私奔个百八十次,艳福都在死后。
—————《杀破狼》

比心生贺【二人世界】

让陆果来说,腻歪这个词有三个层次,五种境界,如果要具现化,那她双亲就是活的模板。

更确切地说,是她爸爸,陆必行陆先生。这个以建学校为毕生梦想并贯彻落实的男人,虽然有时有点理想主义或是过于擅长脑补,但确实人如其名,“言必行”,并且甜得让人想比心。

起码大魔王林上将吃这套。

唉。

大人的世界,小宝贝不懂。

陆果叹了口气,开始考虑一下更严肃的问题:陆先生要过生日,送什么好呢?

静静弹了一下午琴的林然终于忍不住他的长嘘短叹,弹出几个音符以作回答。

送一个两人世界?

喂喂喂会不会说话啊臭哑巴?

问我想送什么?

我想摘颗星星……

送给永远富有好奇心的陆先生。


【双叶】骨中骨血中血

叶秋视角
失去身体的一部分是个什么滋味?一开始疼得撕心裂肺,渐渐地,伤口愈合、皮肉长好,除了失去的血肉长不回来,一切都仿佛过去,不再值得一提。麻木的神经也不会再尖叫着拉扯心脏和大脑,只有时阴雨天气,会有细微而绵密的痛苦在肌理中缓缓地爬。
叶修之于叶家如是,之于叶秋如是。
十年是多久?
是十次花灯如昼,三千好梦难留。

叶修是这个家庭中的禁词。叶家父母在长子离家出走后,将勿令次子重蹈复辄之心付诸行动。久而久之,叶秋回首,竟认不得过去那个叶秋了。镜中人西装革履,英俊斯文的皮囊是个社会精英模样,不再和谁相像。

不同旧我,不似故人。

幸或不幸,都已无足道哉。

叶秋不惯向他人倾吐心声,苦与乐,他宁愿在心中自己慢慢清数,也不愿祈求谁来与他分担一二。有时候,他恨不得人心里能装个百度云盘,好让他把珍重的桩桩件件放进去做个备份。人做什么,未必能凭心而行,但人想什么,总是能做自己的主的。

叶秋……太珍惜这点微不足道的自由了。

他交过几任女友,都以分手告终,理由往往是“性格不合”。叶秋在一双双明眸中看见的仍然不是自己,他的眼里只倒映着十五岁那年无边无际的月光,容不下一朵花开。

十年。

荣耀在那里,他便成了自己手足的外人。

哪怕叶修从不那样想,叶秋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谁也否定不了叶修对于荣耀的热爱。更何况,再亲近的兄弟姐妹在长大后总会渐行渐远,他又为何要痛苦呢?

做爹娘的各分了一半骨肉血脉,生养一个集二人之长短的小娃娃,看他嗷嗷待哺,看他长大成人;

做兄弟的天生有着一模一样的骨血皮肉,从母亲的胞宫里开始亲密无间,看彼此至亲骨肉,寸寸割裂联系,各自成家立业,此后不复当年。

这是天理伦常,世所应当。

不值得奇怪,也不应该反抗。

叶秋想着,按了按心口,不明白它为什么不与大脑同步,自顾自痛不可抑。

实在……莫名其妙。

叶修是个凡人,而叶秋是个庸人。叶修有七情六欲,旷然洒脱;叶秋执迷于声色皮囊,八苦难渡。

所以痴迷,所以难捱。爱恨贪嗔,因此生妄念。

平生寸寸是相思,生平念念是贪嗔。

你要高兴。

叶秋对自己说,所以,看着叶修夺冠的报道,他独身一人在房间中笑,笑得开心,笑得不由自主,笑得几乎落下了眼泪。

他加冕为王,荣耀满身;他拔剑四顾,富贵凌人。


祝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双叶生日贺文】礼物

叶修点了叼在齿间的烟。齿列间用了点力,在烟身上磨出了齿痕。他看了眼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不紧不慢地抽完了这支烟。
陈果从他面前经过,看他一眼。难得看你坐电脑前还不上线啊。
电脑开机呢。叶修又点了根烟,眼神淹没在袅袅烟雾中,像是光投过水中折射出物是人非的模样。
陈果在某一个瞬间,心咯噔了一下。叶修,你是不是瘦了?她问。
老板娘,你胖了。叶修诚恳的语调里依旧是份熟悉的、没心没肺的讨打味道。
陈果转身就走,觉得刚刚心跳,是脑子里进水阀坏掉的声音。
叶修又看了眼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
5月29日,叶秋的生日。
也是他的生日。
小时候的叶秋非常好哄,叶修曾在他俩的生日蛋糕上切下一块当作礼物来讨好被他惹急了的叶秋。叶秋眼眶红红,委屈巴巴的神色还没褪去,就原谅了他。
唉……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
他登入游戏,心想,孩子大了,不好哄了。

叶秋在文件落款处签名时,日期映入他的瞳孔中。
5月29日,“还有两天六一?”
“是的”,秘书小姐微笑,“您昨天已批过了儿童节活动策划。有什么问题吗叶总?”
“没。”
叶秋给予了清晰的否认,将处理好的文件递给秘书小姐,听她高跟鞋答答地离开办公室,瞳孔焦距散开,心神游回了小时候,想起了某个没心没肺的混蛋。
一点大时候就能干出切了块生日蛋糕当生日礼物哄他和好的无耻之事,果然是不要脸这种不治之症的资深患者!
可恶……好骗的自己真可气……
他收回思绪,集中精神开始工作,把一闪而过的想法压回脑海最深处。
一点都拒绝不了那家伙!
……无论是他的示好,还是道歉。

今年,打赢比赛,把奖牌带回去哄那个长大了的小鬼吧。

今年,只要他回来,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吧,该跟他说什么呢,欢迎回家,哥哥?






生日快乐,愿你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加冕成王,祝你们在彼此的心中万寿无疆。






PS:写“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时想到了大师兄o(*////▽////*)q一定是杰大的声音太洗脑~

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在猫耳FM杀破狼广播剧下面敲碗等粮,我竟没想到可以自割腿肉!在此安利一位太太@沅止 ,长顾车开得稳,肉炖得香,当真我辈楷模,精神榜样。
等我明儿考完试,后儿赶完六千字论文,我一定要向她学习!

顾十六生日当天,收到了来自朋友的、全职高手相关周边。
双喜临门!
确切的说,三喜,因为还有另一个朋友送的礼物也到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啦啦啦~

祝顾大帅生辰快乐o(*////▽////*)q

昨日何日?
灯火满长街,银河坠人间,家家和合团圆,正是佳节时分。

今夕何夕?
月若染流金,春风笑十里,世世刀盗无起,恰逢将军生辰。
纵隔书中光阴,生平缘吝一面,此方同道万千,亦贺君万寿无疆,喜乐平常;生前死后,来时归去,有人共君醉一场,地老天荒。

顾帅,以茶代酒,请!









附版本二:

祝大将军平生战无不胜


愿大将军今世老生常谈


望大将军霜雪不催不白头


祈大将军水波不兴眉不皱


贺大将军年年岁岁有人共杯酒


庆国祚绵长岁月稠


来生无忧也无愁


锦绣丛中,再牵谁手

脱非之后

当你利用现世召唤抽出生平第一个ssr时,你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当然,坚强如你决不是因为脱非而疑在梦中,真正令你目瞪口呆的是那个只有指头大小、从手机摄像头里掉下来的------茨木童子。
哦,对了,还有扑面而来的地狱鬼手。
你一定是玩了个假游戏,你在心里冷静地想到,然后你跪下来叫了声爸爸。动作流畅,给一个满分,不怕自己骄傲!
“我可以再抽出酒吞童子大人!”鬼手停住了。你发挥了最好的口才和最快的语速介绍了情况,茨木爸爸大发慈悲地暂时放过了你。
感谢挚友!友情地久天长!
你露出笑容,心里却流着长长的、长长的泪行,钱包也开始了漫漫的、漫漫的减肥……
氪金。
啊,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所以,时间等于生命等于金钱,金钱等于生命,这个逻辑很顺啊,你一边想着,一边在“吾之挚友……”的背景音里又打开了现世召唤。
杀气扑面而来。
“羽刃风暴!”
“地狱鬼手!”
小命保住了?
房间今在否?
你汪的一声哭成了死狗!
“大天狗大人!手下留情!我保证一定抽出妖狐!茨木童子大人,请万万再给我一个机会!”
在破破烂烂的房间里,你颤抖着手------打开了修罗场的大门。
鬼女红叶。
你汪的一声哭得诈尸。
垃圾游戏!
下一个来的在三秒内又被打回了游戏:食发鬼看起来很不受欢迎,你缩了缩脖子,感觉自己身上每一寸发肤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要是茨木爸爸、大狗子、红叶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你流着泪想。
萤草小妹妹的出现,让你获得了一线喘息,虽然她手持的那枝轻飘飘的莆公英轻描淡写的在你桌上碎了一个洞,但钱本是身外之物,何必放在心上呢?
你仿佛被自己高尚的情操感动了,心口似乎都不痛了呢!你坚强地点开了下一张。喜极而泣!
崽崽!
阿妈再也不嫌你是一秃子了!
没错,你的崽从来只“突”。多么让人伤感啊,面对你,他却“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而你还必须对他温柔微笑!
因为那只道貌岸然的大狗子已经抱起了崽,温言细语,你侬我侬!
呸!
你拒绝了狗粮并点开了下张!
带着肿成猪头的脸。
座敷童子正萌萌地看着你。
哪怕都是童子,座敷和酒吞之间插了一万个茨木好吗网易爸爸!鸦天狗和大天狗,那是一码事吗!
下一张!
酒吞大人!
氪金拯救世界,游戏果不欺我!
没等你欣喜地哭成一只活狗,就懵在了原地:啥?召唤出晴明?!
这要求也太难了点吧怎么可能做得到!
开什么玩笑啊网易爸爸救命!
你试图在酒葫芦、鬼手和枫叶中杀出一条血路,脚下一歪,竟跌出窗外!
你从梦中惊醒,长舒一口冷气。
同居人笑抚狗头,问你:为何梦中突然惊坐起?
你郑重回答:我非酋我骄傲!

向薄暮冰轮大大和网易爸爸致敬。
灵感来自舍友。
最近沉迷阴阳师不可自拔😭
然而是个非洲人。
听说码字可以脱非,所以我回来了。
祝各位安好。

2017

想了想,还是爬上来写了点什么。2017的第一天,总得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我的2016年怎么样,也算可以盖棺定论。
一事无成。
庸庸碌碌。
假装自己永远三岁,不必承担一切责任,可惜我离真正的三岁之间已隔了十几年光阴,再怎么自我欺骗也当不了真。
想叹气,想哭泣,想抱着谁不抬头,今晚的月不落地。
怎么可能。
不骗自己了,2017的我总得比以往再多走两步,毕竟,从出生起,我们就在迎向死亡。
生的时刻,不可辜负。
与诸君共勉。

                                                              2017.1.1.22:58






PS:
挖了个坑,正在填土,还是曦瑶,泽芜君的梦里梦外,不过由于沉迷阴阳师不可自拔,更新时间不定。

【魔道祖师同人】红线 (蓝大&瑶妹) 第十二章 番外二(下)

蓝曦臣看见大哥入了轮回,又等了很久,才见到阿瑶。
金星雪浪袍已经破烂,但眉心朱砂依旧明艳非常。脸上有一点笑,像美妇出门脸上扑的粉,没什么意义,却是心上盔甲。
“阿瑶。”他唤。
对方有些涣散的瞳光凝了起来,有些不可置信,眼里亮了一刹又黯淡了下来,“二哥……?”他迟疑道。
蓝曦臣取下抹额,一端系在自己腕间,另一端牢牢束在了对方手上,认认真真道:“阿瑶,抱歉。当初我没能阻止大哥,也没能拦住你。如有来世,若我为你兄长,当行教化抚育之责,爱惜你如手足;若我为你伴侣,当许以忠诚坚贞之志,爱重你如半身。”
阿瑶向来机灵应变,此刻却讷讷无言,他用另一只手的手指细细摩挲那抹额,低垂眉眼,轻轻应道:“好。”
二哥,我等你。
行过三生路,踏过奈何桥,饮过孟婆汤,望乡台已不必望。
来世可追。
在二人入轮回的一刹那,抹额化为红线,将心性天差地别的二人绑在了一起,自此生死荣辱皆与共。
再世为人。且许姻缘过三生。





作者有话说:作者为了捅刀加废话,一章分两段发,也是蛮拼的。
总的来说,时间线是原著向结尾走完后→番外二【黄泉路上】→正文发糖→番外一(一)(二)【瑶瑶先走一步,蓝涣魂魄作陪,两人在地府秀恩爱】→番外一(三)【原著向瑶瑶梦见了平行时空的、未来转世的自己】
这个逻辑我给满分!
感觉自己萌萌哒!硬给我圆回来了!成功做到全文发糖!撒花!
我当年怎么没去念数学逻辑学?
这下是真·晚安了。

他在黄泉边徘徊了太久。
彼岸花在他眼前开了又谢不知多少个轮回,花开不见叶,叶生不开花。孟婆说,有缘无份的人哪,就像这花儿似的。
他听是听了,眉眼间仍是一派温煦柔和,笑笑,依旧静静地等。
孟婆也便不说了。
这么一个如琢如磨的君子,他在等谁?谁能让他等?总有魂魄为他驻足,揣测他或许有过的春花雪月的过往,光风霁月的人生。
但他们总归不是他要等的人。
他想见两个人。
一个凛冽正直一往无前,一个八面玲珑心机深沉。
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他却都欠了一声对不起。
对前者,他虽不知情,却实为帮凶,以致对方横死,更因怨气化为凶尸,于封印下镇压百年。他为弟,不曾悌,心甚愧之;
于后者,他相交久矣而不曾识对方面目,在彼误入歧途之初而未有所察,终于酿成大祸。他未能尽兄长职责,过往种种,皆为他之过。
他曾一剑穿过对方心脏。至今犹自不悔。不可说,不能说,不敢说者,唯念念二字耳。
梦里辗转,醒来忐忑,若有来生,必为卿卿履红尘,乱相思,说情字,共饮芳尊。












作者发刀:只是,他不知道,无论等多久,都再也不会见那二人。
棺中百年,魂飞魄散。






各位同学们,想想看我们都能把曦瑶凑cp了,区区把刀想象成糖也不难吧?所以,请发挥卓越的想象力,脑补个he哦?
看隔壁聂瑶,相爱相杀都能发小甜饼,要不是我向党之心坚定,都要改投敌营了好伐?
对了,以后两段之间有逻辑吗?沒有吧?果然我还是应该早早睡了……晚安么么哒😙
祝梦里有小瑶瑶给你们发亲亲~